首页 > 汇票学院 > 新闻资讯 > 鲁亿通、昇辉电子、碧桂园与票据

鲁亿通、昇辉电子、碧桂园与票据

来源:格隆汇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6-12 13:50:00

鲁亿通(300423.SZ)这家公司于2015年2月17日上市,当期营业收入、扣非归属净利润增速分别为3.33%、5.30%;次年业绩增速变脸,营业收入、扣非归属净利润增速分别为-25.73%、-45.84%。


同一年,2016年6月9日,鲁亿通提出收购预案,拟以30.6亿元(其中现金支付10.61亿元)收购杭州嘉楠耘智信息科技有限公司100%股权。在经过交易所6月21日、7月25日的两次问询之后,鲁亿通在9月30日发布公告称,终止该收购事项。


不过,在收购的道路上,鲁亿通并没有放弃。时隔不到一年,即2017年7月12日,鲁亿通再发收购草案,拟以20亿元(其中现金支付5.7亿元)收购广东昇辉电子控股有限公司(下称“昇辉电子”)100%股权。此次收购最终达成,我们的探讨也从这里开始。


  1

对碧桂园依赖有加


昇辉电子一直有大客户“依赖症”。


如在收购公告中,上市公司称:“2015年至2017年1-6月,昇辉电子来自前五名客户的销售额占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65.43%、77.27%及84.53%,其中,第一大客户碧桂园(2007.HK)的销售收入占比分别为55.16%、72.36%和78.09%”。


此前,《证券市场红周刊》曾撰文称:昇辉电子早期与碧桂园同属杨氏家族控制,直到2013年才转手李昭强和宋叶;昇辉电子2015年第三大供应商北京天直锦业科贸有限公司,在2015年5月前的控股股东一直是昇辉电子的大股东宋叶。


该文章发布于2017年8月,标题为“鲁亿通20亿并购昇辉电子,碧桂园到底扮演什么角色”,感兴趣的投资者可搜索回顾。当然,上市公司也在公告中承认了昇辉电子对碧桂园存在一定依赖性,但却是所谓的“双向依赖”。


与此同时,收购公告还称:“为降低大客户依赖风险,标的公司有针对性地成立了业务发展中心,着力进行国内外新市场的培育和开拓;未来标的公司的客户开发力度将会进一步提升,现有大客户依赖性将会进一步降低”。那么效果如何呢?


我们来看2018年。根据上市公司2018年年报,昇辉电子与鲁亿通母公司二者合并报表的第一大客户仍为碧桂园,且“公司来源于碧桂园集团的收入占2018年收入总额的比例为80.54%”。


如此看来,昇辉电子对碧桂园的依赖性非但没有下降,反而进一步上升了?那么问题就来了,假如不考虑上市公司母公司,子公司昇辉电子2018年的营业收入中究竟有多大比例是由碧桂园贡献的?为降低大客户依赖性,昇辉电子究竟做了哪些实在的努力呢?


  2

应收票据暴增


对我们熟悉的朋友们肯定知道,我们最近对票据比较感兴趣,此次,我们还要在票据方面做一些思考。


 我们先来看重组前的昇辉电子。根据收购公告:2015年、2016年、2017年上半年,昇辉电子应收票据期末余额分别为4743万元、3134万元、3309万元,在同期应收票据与应收账款中占比分别为8.36%、4.53%、4.08%。


可见,昇辉电子这两年及一期的应收票据在其应收款(指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,下同)中的比例是在下降的,甚至不足5%;另一方面,在2015年、2016年,昇辉电子的营业收入分别为7.52亿元、9.13亿元,应收票据与之相比也几乎是个零头。


再看看同期上市公司自身:2015年至2017年,鲁亿通营业收入分别为3.14亿元、2.33亿元、2.64亿元;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分别为3.09亿元、2.83亿元、3.08亿元,其中,应收票据金额分别为5801万元、3509万元、5322万元,占比分别为18.80%、12.40%、17.30%。


而在重组之后,应收票据的比重却激增:2018年,上市公司合并报表的营业收入为30.31亿元;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为29.38亿元,其中应收票据余额为14.83亿元,占比已然高达50.48%!那么,这是母公司还是昇辉电子的原因呢?


根据上市公司2018年母公司财务报表:母公司当期营业收入为4.76亿元;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金额为4.19亿元,其中,应收票据余额为2561万元,占比仅为6.12%。可见,上市公司应收票据余额激增就是昇辉电子所致。


接下来,我们分季度来看上市公司营业收入与应收票据的变化情况,其中,每一季度的营业收入、应收票据净增都是用当期的期末余额减去期初余额所得。以下是我们运算得出的数据:



在计算出结果之后,鲁亿通2018年四季度的数据着实令我们叹服!应收票据净增金额几乎与四季度的营业收入相同,仅比后者少495万元;而我们要知道,净增金额仅仅意味着当期新增应收票据不低于8.55亿元,而非恰好是8.55亿元。


为何上市公司2018年四季度营业收入几乎与应收票据净增额几乎相当?中和明略研究团队想到了两种解释,却不知上市公司的解释是否相同。


除通常意义的解释以外,应收票据激增还有两种解释。一种是应收票据在确认收入之前形成,换句话说,上市公司的预收款是以应收票据的形式获取。不过,鲁亿通2018年三季度末、年末的预收款金额分别为3.68亿元、3.96亿元,以此来解释恐怕仍不足够妥当。


第二种解释就是上市公司对客户的部分应收账款转为了应收票据,而鲁亿通2018年三季度末、年末的应收账款金额分别为15.48亿元、14.55亿元,所以说可能性还是有的。那么问题来了,假如上市公司真的这样做,会有什么好处呢?


我们认为,这可能有一个会计方面的好处,即上市公司可以选择对应收票据无计提。假使鲁亿通2018年期末14.83亿元的应收票据是按照账龄1年以内的应收账款以5%计提比例来计算坏账准备,那么坏账准备也将至少增加7416万元,或占上市公司当期净利润的16.46%。


  3

合理性源自行业特性?


鲁亿通在2018年年报中仅称“子公司客户的付款模式2018年以来多以商业承兑汇票为主;报告期内,公司部分大客户逐渐增加用商业承兑汇票结算货款”,却并未对四季度该现象做出解释。


那么,采用票据结算是否是一种行业特性?恐怕我们只能通过同行业上市公司来判断了。根据收购公告,昇辉电子三个主要业务的同行业上市公司分别为——


高低压电气业务:合纵科技(300477.SZ);LED照明业务:珈伟股份(300317.SZ)、三雄极光(300625.SZ)、欧普照明(603515.SH);智能家居业务:佳讯飞鸿(300213.SZ)。以下是它们的基本情况:



由此可见,这5家可比上市公司均未在2018年四季度出现类似于鲁亿通的情况。另外,这5家上市公司中,2018年应收票据期末余额占当年营业收入比例最高的是三雄极光,为7.03%,也与鲁亿通的48.93%无法相提并论。


由此看来,鲁亿通所存在的现象可能无法纯粹用行业特性来解释。恐怕,事情的真实原因只有上市公司与碧桂园清楚了。



扫码注册微票宝,瓜分百万现金补贴。

邀请链接:http://t.cn/EIjC1XR

张老师.jpg